出處:PTT實業坊的不可思議版(marvel),原作者:a715ec
  
從小我就是個麻瓜,但因為很愛聽人講鬼故事,所以偶爾也會遇到些特別點的事情,但我大多都歸類為心理因素。這次要分享的經驗,則令我毛骨悚然到不行,甚至散失了當時的所有相關記憶......。
 
--------------------------------故事開始----------------------------------
 
  發生事情的地點我已經不太清楚了,只記得下交流道轉幾個大、小彎就進入山區。山路很窄又沒路燈,開了半個多小時終於到達了目的地,迎新新訓場所是在半山腰又或者是在山頂上?我想,也已經無法確認了,因為打死我絕對絕對都不會再去第二次!
 
  總之,望眼看去,整棟屋子類似山莊的感覺,大門旁有個警衛室(不過沒警衛),路口是開放式的樓梯間,裝潢的跟國小學校很像,樓梯上去分左右兩邊,先是廁所然後才是一間一間像教室的房間。每間房間窗戶都放下窗簾,但也有幾扇窗沒被窗簾阻擋,瞄了一下裡面,放了一堆又一堆似乎是桌子的雜亂物品,陽光也照射不進去,因此感覺陰森森的。
 
  停,打個岔兒。
 
  前提忘了介紹故事裡的主角,我其實不是為了迎新而來的新鮮大學生,而是無聊陪伴閃光一起工作的閒雜人士。
 
  閃光與同事阿好(化名)是這次活動的PA人員,一大清早就來幫學生架好系統。中午到時,因為地點過於偏僻,學生又忘記替工作人員準備便當,我與閃光只好下山去覓食,留了阿好一個人照顧不可預知的突發狀況。
 
  一路下山很順,路上沒幾部車輛,不過濃霧倒是大了些,明明就正中午啊!
 
  到了山下後,果真附近沒什麼小吃店家,繞了好遠好久才遇見麥當當,拎了兩袋就開回去。回去路上一樣沒幾輛車,而濃霧也散去許多,五、六十的時速一路開回目的地,路旁密麻的樹木景象像走馬燈般的一幕換下一幕,此刻的我有種很怪異的感覺湧上心頭,可是卻摸不著頭緒......。
 
  到達目的地後因為不想被蚊子叮,我就賴在3.5噸貨車上,坐在副駕上低頭玩起遊樂器,一直感覺到擋風玻璃有東西晃過去,可是每次一抬頭都證實沒有東西,幾次下來後,我乾脆直接把雙腳抬到前方置物櫃那放著,傾斜的靠在椅子上,面向擋風玻璃玩遊樂器,定位好一切姿勢後,下一秒貨車瞬間大力的左右搖晃!驚呼是地震的我直接連鞋子都不穿就跳下車,逃命的奔到警衛室!!
 
  正好下樓的閃光看到這一幕,錯愕的問我怎麼了?我驚恐的說有地震。閃光取笑地糗我哪來的地震!令我頭上冒出好幾個問號,所以剛剛發生的震動是...遊樂器震動?手機震動?好吧,個性隨性又愚笨的我很自然的就當作沒這一回事,瞧著閃光拿完東西就默默的尾隨他回到迎新會場去。
 
  接下來的時刻是等待又再等待!原本活動時間的行程表就是到四點結束,可是此大學的學長姐們確是一直delay、delay再delay!到六點了還沒結束!連遊覽車運將都生氣的警告學生再不結束就要酌收加班費!最後,終於在七點的時候學生們才興高彩烈的結束活動,也在十分鐘內一溜煙的全部搭了遊覽車離開。閃光與阿好收完器材看看時間也都要九點多了,回去的路上閃光開車、我座中間、阿好坐副駕,一路上聊些阿里不雜的事情,大家心情都很high也沒什麼感到疲倦。
 
  前提有提到,這山區路又窄又沒路燈,外加沒有任何一部車輛,所以一路上非常非常暗!就當我們聊到一個笑話笑翻天時,山路來到了下坡處,路漸漸寬了點,分左右車道。閃光踩住煞車往下坡路段慢慢滑行,瞬間!大家都閉嘴了!!
 
  遠遠的,有個人蹲在正中間!!背對著我們,雙手摀住臉,身上穿著有點老舊的淺藍色運動服,長髮及肩的蓋住脖子...我看的非常非常清楚!!她就這種姿勢蹲在路中間!!
 
  我們大燈直射著她,她沒有任何反應!沒有任何想要起身,或是抬頭的動作...
 
  遇見的那一刻,我嚇到心臟都要跳出來了!我沒有看閃光跟阿好的表情,但剛剛前一秒大家哈哈笑到翻天,下一秒每個人都像停止呼吸般沒任何反應!所以我知道,大家都有看見!!
 
  看著貨車慢慢滑行下去,八公尺、五公尺、三公尺,越來越靠近,我的腦袋裡只有兩種想法,一是撞下去,二是閃過去... 正當我自己不知該如何是好(開車的明明不是我...),只見前方方向向右偏去繞過這『障礙物』,然後再偏回路中間...原來我家閃光,腦袋早做出決定了。
 
  下山後一切平安,沒再出現任何特別的事情。但我們三個像是魂魄還沒抓回來似的,完全不開口打破沉默,直到開到熱鬧的大馬路上,才聊起剛剛的事情。
 
  除了有沒有看後照鏡,有沒有看清楚臉這類嚇破膽的問題外,我們下了三個結論。
 
  1.『擋路者』身穿藍色運動服,不可能是那批迎新的學生,因為他們今天活動規定是穿系上發的粉紅T...
 
  2.一整條路上從山莊到山腳下,開車路程約至半小時(實際時間我真的忘記了...),我們從下山開始沒有任何車輛下山或是上山,路旁也完全沒有住戶!所以不可能是住家小孩或是綁架案開車丟棄的小孩...
 
  3.正常人蹲在大馬路上看到有車來了應該會欣喜若狂的抬頭,但『擋路者』被大燈照著,卻完全沒有抬頭的打算,也沒有任何的動靜...
 
  所以無庸置疑的,她是...
 
  這件事情發生後的隔幾天,照道理說應該都會衝去廟裡拜拜收驚(尤其是很怕死的我)。但是!很神奇的是...忘記了,我居然散失了那一天膽顫心驚『看到了』的相關記憶!!
 
  唔...現在回想起來,大概是一年多前發生的事,發生後的隔天我沒有到廟拜拜,甚至一直到最近才去過幾次廟(我通常都是課業或是旅行求平安才會進大廟,所以會記得自己去過廟的次數。);至於那陣子我運勢有沒有衰,就不清楚了。
 
  而這件被我整個遺忘的事情會記起,是在半年前的某一天。很久沒聽鬼故事的我又聚了一群狐群狗黨開始分享故事,也在聊著聊著腦袋忽然晃過那天的畫面,於是記憶開始回復,自己邊說邊半信半疑,說到最後大家都被我嚇毛了,自己講完後也質疑了一下,是真實經驗嗎?
 
  當下打電話跟閃光確認,他卻很確定的說不記得有這件事情!說我是作夢夢到的!!他的確定讓我又很認真的思考我講出的這故事是騙人的嗎??
 
  個人認為那件事太過逼真,我沒有理由會自己掰一個這種故事,況且閃光是一位較鐵齒又不愛我看恐怖片、聊鬼故事的人。他總說我聽過後愛做惡夢,又不敢自己睡覺會連累很多人...於是在這些矛盾中我決定我要問當時的同事阿好!
 
  我偷偷上了閃光的MSN,用閃光的角色詢問阿好,得到的結果...賓果!這事情是確確實實的發生過!!果真不是我的妄想發作。
 
  附帶一提,有人說如果當下你瞧見了,一是撞祂、二是閃開,但若你像我們一樣選擇閃開,那祂就知道你看見祂了!聽說這後果是可怕的,會被跟之類的『她』但若是你選擇一去撞『她』,如果『她』是活生生的人怎辦?當下不容許你去分析『她』是人或是飄...
 
  所以,如果是你,你會......?
 
  補個坑,上述提到五、六十的時速一路開回目的,路旁密麻的樹木景象像走馬燈般的一幕換下一幕,此刻的我有種很怪異的感覺湧上心頭!可是卻摸不著頭緒...現在回想,我明白怪異的感覺是什麼了!
 
  時速五、六十其實算快的,所以旁邊密麻的景象一幕換一幕,跑馬燈是快的,但是我瞧見的卻是...外面景象並沒有如時速表同等的定律,而是比較像時速二、三十左右的景象,讓我默默的懷疑是有無形的傢伙在後面拉我們的車尾嗎?
 
 

沐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