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轉這篇的重點是…裡面的「絕版美人」是慧芳老師歐~~
老師的女兒看來也是個很有文采的美人呢~美人世家XD
  
我的媽呀/絕版的美人
【聯合報╱劉煦南】
 
 
我的母親是個美人。她三十五歲生我;三十五歲是個多麼成熟美麗的年紀──而我,說來難為情,紅通通的臉皺成一團,眼睛緊閉成一線,滿頭亂生的毛髮,還有輕微黃疸。母親出院了,新生兒還留在醫院照太陽燈。
 
小時候,我聽醜小鴨的故事,眼淚就撲簌簌滾下來。當醜小鴨含著眼淚對鴨媽媽說:「好吧!我走了,媽媽再見。」然後孤伶伶的走了,我的心便揪在一起。媽媽斜靠床頭,摟著我說:「別哭了,別哭了。你把這片床都哭濕了,待會爸爸上來就滑倒了。」我聽了就破涕為笑。
 
然後她把我脖子上的頭髮撩起來,手指輕輕描著我脖後髮根處。幾乎是藏在髮下,有我淡淡的紅色胎印。母親說:「以後你要走丟了,我就從這兒認你。」
 
後來我長大了一些。長長的眉毛,清亮的雙眼,像極我的母親。我們一塊兒出門時,會聽到:「噢,你們母女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母親便開心道:「絕版嘍!」
 
母親領我體驗這個世界,開展我對生命的感受與期許。我學會說話和寫字,今日或者未來,若我有那麼一點微小的美好的呈現,那將是來自於她。她是如此智慧而且優雅,可惜我始終羞於表白我的感謝。
 
近來,母親與我的談話常是這樣作結:「啊,你才十八歲,以後……」我便迅速回覆:「我二十歲了!二十歲了!」父親在旁閉眼一算:「十九歲半。」想來,我的母親常遺忘她做我的媽做了多久,往往比我實際的年齡落後幾年。在她的認知裡,我似乎有比較長的孩童期。但她或許還不知道,不論我長到多大,我是永遠需要她的。一如她始終掛念我,而我永遠是她的孩子。
 
我常想,三十五歲是個多麼成熟美麗的年紀。有一天,我也將長到那樣的年歲,生下一個又紅又皺的小娃娃。我的母親將摟著她的醜孫女,「不哭了,不哭了。你把這兒都哭濕了,等會媽媽過來就滑倒了。」
 
 

沐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