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這"不是"我寫的。我只改了一些簡體翻譯過來不順的句子。
不過看著這位筆者所寫,我不認為我能寫的比他更好‧‧‧
對這部漫畫的一切感動,他都寫到了。
那麼,除了膜拜他的文筆外,我還能做什麼呢?(笑)
所以,把這邊文章轉載來了,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理解我對《青春男孩》的感動。
  
原出處:青春男孩吧(http://tieba.baidu.com/f?kz=10985169)
作者:無限風
 
* * *
 
對青春,是心甘情願的。
 
我們曾經奢求的一切,它都慷慨賜予,並許諾了廣泛的餘地任人迴旋。因而在那裡跳不願停止的舞蹈時,無論有多大的風浪,都不用害怕。我們的期待在遇見了《青春男孩》裡的天野平和日下萬里後變得具體。
 
青春該是如何的模樣,如何的溫度,甜的還是酸的,會不會被子眼淚融化,是不是具備在陽光下迅速氧化的性質?青春的匍匐前行,留下一路怎樣的痕跡?這些應該困難而無從闡述的問題,在天野和日下眼中卻是簡單的。
 
青春是複雜的細節,和不悲傷的快樂回憶。
 
“我叫波得潘,住在第二條馬路右拐彎,一直向前走到早晨!”
 
《青春男孩》的故事大體就是“青春男孩”們的故事,雖然其中安排了兩個性格截然相反的女性角色一瀨雛姬和相模真,但只有15歲的天野平和同樣15歲的日下萬里才是替作者傳達主題的決定性人物。
 
在故事裡升上國中三年級的天野平,個頭終於突破154 cm,一頭紅發卻絲毫沒有櫻木花道的半點氣質。一張像女孩般可愛天真的臉,迷惑了不知道多少純情男生,而天野本身也一如自己的模樣,直率單純,個性溫暖而善良。加上一直因為個矮和像女生而被人嘲笑,也常常是以一副賭氣的小刺蝟形象出現。不過再怎麼喝牛奶也收效甚微的他,卻有著非常了不得的運動細胞,想想一個剛剛150公分出頭的小呆子,居然能在籃球場上屢創輝煌——這該說是山崎貴子一廂情願的偷樂好,還是青春本身就沒定論?
 
整個《青春男孩》的軸心是天野平,他外向的個性,好助人的優點,對朋友的困難不屈不撓地以自己的方式去解決,偶爾來點少女般的憂鬱,一切一切都令“雖然以平常視線根本看不見但存在感卻出奇地強”的自己決不遜色於書裡的任何人。
 
這個“任何人”基本就指天野的萬年老朋友日下萬里了。國三就身高175,身材好得不得了,頭腦好得不得了,英俊程度高得不得了,對朋友照顧得不得了,嘴皮子利索得不得了,人緣好得不得了。什麼什麼都不得了的日下萬里,是一個不怎麼得了的天野的右手。
 
從一開始就搶天野風頭沒完的日下,卻依然做好自己的本份,《青春男孩》裡只圍繞天野轉,一切為他盡心服務。當然這種服務決非星級式的,而是充滿著取笑、打擊、捉弄的各種手段。但身上的優質細胞多得滿出來的日下,自始至終都和天野做幾乎讓人“想入非非”的好朋友,保護他,當然偶爾也會讓天野穿個女裝什麼的出來調節氣氛。
 
兩個年齡加起來才剛剛而立的男孩,在生活裡爬得很高去看以後的太陽。那青春的太陽升起時讓天地都染了色似的誇張。他們看得呆了不能自持。
 
剩餘在《青春男孩》裡選擇自己的旅途的少年或少女,可愛溫柔的雛姬,堅強出色的真,這對似乎要一起走進墳墓裡去的好姐妹,卻不得不面對同時喜歡上天野平的難題,另一方面初次見面錯誤地被天野可人女孩樣吸引的籃球高手鷹丘虎熊,誰也算不清他在整本書裡究竟流了多少升的鼻血。
 
這些透明的生物,身體裡流動著灰色的麻煩和鮮紅的朝氣,這一點點的矛盾,卻能在所有年輕人的面孔上找到蹤跡,所以才有了《青春男孩》。它是一部平緩卻動人的長卷,綴滿鮮活的花朵,提醒著後來人關於那遲早會化成記憶的青春永恆的懷念。
 
“所有的孩子都要長大的,只有一個例外。”
 
《青春男孩》是一部打不到明顯開頭結尾高潮的書,每一個小故事裡都蘊藏著一點點真切的覺悟。山崎貴子是過來人,地依然懷著在走廊裡緊張地摣喜歡的人的美好心情,所以她筆下的《青春男孩》裡都是點滴的真實,這些真實又來自每個被青春簇擁的生命。天野平、日下萬里,雛姬、真、鷹丘、花島田……他們成了被聚焦的光點,跳動著年輕高昂的溫度。
 
美好的詞語,“年輕”。
 
所有的困難都扯不上繁複的社會關係,具體的悲傷是喜歡與補喜歡之間羞澀的照面,哪怕是真實的殘忍,也帶著年輕單一而無助的表情。
 
用20卷的漫長來描述幾個孩子身上大大小小的事,是否會讓人覺得冗長。如果有了這樣的以為,那麼,是否青春也是冗長的?一切此刻不會珍惜而過後卻彌足珍貴的青春的歲月,是否也冗長?固然《青春男孩》裡都是人為虛構的一個個故事,卻足以回饋男生女生面孔上不能塗改的聖潔。當然,我勉強地認同看成人雜誌的萬里俊哥也是聖潔。
 
15歲孩子的眼裡看見的是什麼?天野平被家人頭髮顏色為什麼不和自己一樣而困惑著,傻兮兮的他甚至認定了“我一定是被撿來的養子,555555”。這些自我幻想式的困難是不是一直都覆蓋著年輕孩子的天空?正如看起來傲個沒完沒了的日下萬里,表面上剛強可嘉的他卻也有著懷疑被父母遺忘拋棄的傷感,雛姬和真從來沒有停止因為共同對天野的喜歡而產生的苦惱,而粗獷的花島田明知道對真的喜歡是竹籃打水卻依然堅定不移。
 
這些都是他們身上被放大了的喜怒哀樂,他們的生活不僅在學園祭和運動會上,他們在教室裡談論對於某某異性的話題,他們在家裡被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弟弟包圍著吃飯,他們在床上想起某個人翻來覆去咯吱咯吱。
 
青春是什麼東西。令皮膚充滿著光澤而眼神裡沒有沉澱,令一切細微的心境在讀者眼裡都是那麼寶貴和溫馨的或許是因為我們都有曾經歷過劇中人經歷的時日,所以才更加地羡慕同樣被青春緊緊包裹的天野平和日下萬里和其他人,他們能體會到更純粹不打折的美好。
 
“如果有一天我有了比你更好的朋友,你怎麼辦?”萬里。
“不要。”平。
 
“潘,如果我是溫蒂,我就永遠也不會離開你!”
 
說起《青春男孩》肯定要說到這一對被同人女高呼著“好棒喲,好曖昧喲”的“朋友”,也怪不了他們。山崎貴子擺明瞭就是打擦邊球,動不動就一個把一個按在床上,或者在保健室裡摟摟抱抱,甚至頻繁發出“我需要你”“我喜歡你”“我不能沒有你”的邀請,讓人更是惟恐避之不及。看來天野可愛小女生的的模樣也不是白白設計的,日下萬里這個護花使者是做定了。
 
不過就讓我們暫時拋卻作者開的這點玩笑罷,只看這兩個男性的好朋友是如何的好,如何的朋友。
 
誰也有心裡重要的人,不是為了將來登記註冊的,是在苦難時快樂時第一時間想到的對方。一般,這都是朋友了。需要和被需要間,是旁人不能插足的默契。以前誰說過的來著,看著他們,看著天野與日下,都不會覺得地球會滅亡……
 
這幾億年後誇張的事我們不會去想,但天野為日下度過了寂寞的耶誕節,又在日下流浪去海邊時找遍了全城地把他找了回來,日下發高燒天野急得眼淚汪汪,日下被匿名者威脅天野緊張得站不定。換一個方向,日下對天野提出的禮物是“和我上同一所中學”,日下得知天野被關在學校出不來了裡外忙活,日下看見天野被別人傷害了第二天就冷笑著向對方致以自己最崇高的威脅。
 
無數的事情把他們聯繫在一起,心靈上的需要彌補著各自空洞的缺陷。日下是個看似堅強卻會異常無助的孩子,是天野默默扶著他回家。天野一副我見尤憐的樣子,也是日下在背後為他撐開著保護的大傘——當然是不收保護費。
 
儘管這是被漫畫誇張了的維繫,卻因為這樣的誇張而更令人嚮往——若是簡單的生活中的你我,或許就不那麼吸引眼球了。天底下沒有日下,天底下也沒有天野,天底下有沒有類似這兩人之間模糊而真誠的感情——
 
“誰是世界上對天野最重要的人,誰是世界上日下最需要的人?”
 
《青春男孩》塑造了這樣一對類同人氣質的男孩,但還是能被我們以“感人的友情”來定義。因為青春就是需要這樣片刻不離的溫情,需要這樣讓自己健康成長的土地。所以這部故事裡類似的情感還有很多,雖然不及天野和日下之間的是劇情的重點,但是一樣動人。
 
首先就是女性版的“黏糊”友情,發生在雛姬和真兩人身上,同樣一個軟弱一個強大,一個保護一個被保護,最有趣的是雛姬和真兩人一次次坦白的交代“我對不起你!我上次和天野同學一起回家了!”“ 我也一樣很抱歉!我曾經借扳手腕的機會抓了天野的手!”即然愛情已經遠不及友情來得重要,那她們兩人也一定會出落成美麗的不能分離的天使。
 
比較另類的是鷹丘對天野的“關照”。在天野時而女裝,時而寬鬆便服,時而兔子待應服的各種“勾引”下鷹丘真是可憐得讓人揪心啊,不過一次次“按倒算了”的念頭克制住後,鷹丘發現了天野是個多麼值得深交的朋友,後來也發展成繼日下後天野的第二個守護者。
 
在一些簡單而溫暖的短章後,是山崎穿透性對青春旁枝的描繪——那裡沒有春天的關照,而永遠發不出芽來。《青春男孩》裡預備了不少“殘酷”的個案,在天野和其他人一起竭盡全力的解求下,才終於使同齡人走上了不異已的坦途。
 
天野在書裡算得上是遇人不淑了,先是被看似木納軟弱的小島道明欺騙,從而被逼迫聽命於他;後來又被國中二年級成績優秀的學妹近乎變態地追求;跟著碰到落拓的不良少年,奔波了數天;至於遭遇同樣長得女性化的堀田以及欺負他的班長久我城,被耍得心肝肺一起痛苦,更是嚴重的事件了,諸如此類,不停地向這個少年湧來。
 
但這樣的男孩又是絕對的好人。始終學不會放棄和撒手的他無論對方怎麼刺激和羞辱自己,依然強烈地期盼能讓事情產生轉機。尤其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天野在面對追求自己的來須香南時,這位不願意也不會向他人表示自己需要愛的好學生,把頭髮卷起紮成辮子,又花數日強迫自己習慣戴眼鏡來維持一個“聽話的優秀學生”的樣子,在天野最後向她說明“我心裡有喜歡的別人,但我還是希望能和你做朋友”後,天野極大人樣地擁抱了這個其實非常脆弱的女孩,來須表示“我數到10就變成不認識天野學長的香南了”,在讀秒走到最後的片刻,天野沖上去抓住她,為她拆了生硬的辮子:即然會痛,就不要勉強!“
 
來須成為了青春裡的一員,享受不再躲避的燦爛的陽光,頭髮安靜地披著,是一個成長的記號。
 
而故事裡任何心理帶有陰影的孩子,那真切的傷口卻都是不成熟的,卻需要同樣不成熟的手段去化解。好比天野帶著日下,在各個被暫時的烏雲遮住眼睛的孩子前,一次次地伸出手,請他們跟自己回來。他們帶走了被社會的污穢逼得走投無路的篤洋,雖然對於未經世事的少年來說複雜的陰暗面將永不會消除,但自己卻依然要活下去。用實力,他們勸解了誤會強與弱的可憐的城,對個人來說刻骨的痛或恨儘管不能被大眾接受,卻絕非無計可消除的──他們一次次地以自己年輕的軀幹直直闖入別人的內心世界,並非仗著俠義的基準,只是對自己同樣的人懷抱入不了的關切之心。
 
“那地方,我們其實也到過,我們如今也能聽到浪濤的聲音,雖然我們不再上岸。”
 
山崎貴子是個非常智慧的人,她能在短短幾句話裡為青春破題,不論是平靜而歡樂的普通生活,還是少年在夜晚挖個土坑對裡面哭訴的痛苦,這一切實可行都在山崎的預料中。但她沒有簡單而直接地把問題擺開留給別人去挖掘,她還是非常有耐性地,像書裡為了學生考試而推遲婚期的老師那樣,借天野和日下等人,救出一個個寂寞的靈魂。
 
孩子就是孩子,生命裡應該落滿霞輝。
 
一部長長的《青春男孩》,究章能為青春做多少善意的刻畫?一部短短的《青春男孩》,究章包容了多少青春外的哲理?
 
在從年少歲月裡跨過已經成年的天野的父母,他們的浪漫故事已然老去時,在那棵曾經記錄了多年前愛情的櫻花樹還沒有枯萎時,是無數目光明亮頭髮柔軟的孩子,從學校裡向四面跑去,帶著身上乾淨的味道。
 
15歲——16年後就會追憶的時日,在16年後想起,是和誰在窗臺邊心照不宣的交流,是和誰在操場上跑得筋疲力盡的徹底,是和誰在被惦記被關懷時流下的眼淚,是和誰看那不老的樹,它一年年地見證那美好的青春。
 
青春不老,永無鄉里沒有悲傷。
 
 

沐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