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的印象裏,律師都是那種穿西服打領帶戴金邊眼鏡梳分頭拿黑色公事包說話得理不饒人的角色。
 
其實律師也有很可愛的。做得久了,會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
以下的故事,大部分是我本人的經歷,有些是別的律師給我講的故事。
 
 
之一 主任
 
第一天到所裏上班,爲給領導留下好印象,特地來的很早。靜悄悄的沒有人,只有一個灰白頭髮的老人在掃地。
 
清潔工也來得好早呀。我向他打了招呼,反正領導還沒來,我倒了杯水就開始看書。
 
一會兒來了個同事,進門就向掃地的老人致意:“孫主任早!”我兩眼一黑,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之二 當事人
 
有無數的當事人具有搞笑天賦,只是他們自己不知道。例如,關於玻璃:
 
前臺邊上的大會議室是透明的落地大玻璃,但沒有任何標誌。看著真的和沒有一樣。
當事人在前臺等人時常常摸出手機打電話,打著打著就會開始踱步,然後就咣的撞在玻璃上。
前臺的櫃檯小姐常常抱怨在那個時刻要忍住不笑是多困難的事情。
 
還有一次自己在前臺接待當事人,因爲要回辦公室拿資料,就對他們說,先到會議室坐一下。
 
走出沒有幾步,就聽見身後的巨響。
 
 
關於強姦:
 
所有的人都對強姦案有濃厚的興趣。案卷會被當成色情小說傳閱。不過公安問訊時確實是問到了每一個細節。
 
賣淫嫖娼的案子也是一樣。還在大間公用辦公室的時候,來了個老太太。
年輕漂亮的女助理接待的。她要告一個老頭強姦。所有的同事都好奇的在聽。
 
老頭是她的舞伴,每次跳完舞都要幹一次。(平均一周)後來老頭換了舞伴,就不找她了,她覺得很不爽。
 
助理就問:“你要告他強姦,可有證據?”老太太從包裏拿出數塊白毛巾:
“每次他都用這個擦。我都留著。”女助理花容失色。
 
我把喝了一半的水吐在桌上。同事們從椅子上、桌子上、吊扇上、日光燈上紛紛墜地。
 
 
關於稱呼:
 
有的當事人對稱呼非常在意。有個放高利貸的當事人,因爲我覺得他極有黑道氣質,就想當然的叫他“劉老闆”。
 
他對這個稱呼可能很不滿。
 
因爲有一天,他終於打電話到我的辦公室問:“請問丁老闆在不在?”
 
 
之三 法官
 
大城市的法官還是可以的。我最喜歡上海的法官。他們很通情達理,而且你基本上不用擔心有幕後交易。
 
小地方就不一樣了。有次去下面的鄉村開庭,法官居然穿著拖鞋。辦公室裏養著小狗。很可愛。
 
還有一次離婚案開庭,(對方)女方長得漂亮無比。庭後法官把我叫到辦公室,很迷惘的問:“有那麽漂亮的老婆,你的委託人爲什麽還要在外邊包?”,其實我也很迷惑。
 
 
之四 離婚
 
離婚案是很頭疼的事情。有一次辦離婚,對方代理人居然是我女友。那可真尷尬。
 
我的一個同事長得很有魅力,代理一個離婚的女方,開完庭回到家發現男方手持菜刀尾隨至家。
 
說服教育30分鐘後該男子哭泣著離去。同事一身冷汗發誓再不做離婚案。我總覺得他說服教育時一定很像唐僧。
 
 
之五 關於律師形象
 
有一陣子突發奇想,決心改變律師傳統形象。於是去法院時穿上藍色夾克,不打領帶,用袋子取代公事包。
 
我的車是一輛白色的北京2020,就是部隊裏的那種。因爲酷愛吉普又沒錢。
一到法院,門口的老頭就對著立案大廳高喊:“郝庭長,電信局的人已經來了!”
 
我的白色吉普確實和律師形象不符。去一個外企的法律顧問單位時我每次都只好停在一個街區外再走過去。
 
還有一回開庭,當事人西裝革履領帶眼鏡,我卻只穿了便服。
於是對方律師一進法庭就直奔當事人而去:“丁律師,我們先到外面協商一下好不好?”
 
 
之六 僞裝
 
多數人不願意和律師打交道。他們會戒備、會排斥。所以我們常常僞裝成其他人。小商販、投資者、台商、等等。
 
在電話裏還可以僞裝成公安、法院、政府機關。有一次僞裝成當事人廠裏的辦公室主任和對方談判。
 
談後訴至法院。開庭時表明律師身份後對方很好奇的問:
“幾個月不見,自學考出律師執照了?”
 
一個辦公室的同事是東北人,擅長僞裝成東北客商。但有次冒充公安給人打電話,上手就說:“你好,請問。。。。。”我立刻吐槽他,有他媽這麽客氣的警察嗎?一聽就是假的。
 
還有個同事專做專利産品侵權。一個手電筒侵權的案子,抱回一箱侵權産品。
結果被大家瓜分了,開庭時一個都不剩。開庭時只好拿出路上現買的一個手電,“這就是對方生産的侵權産品。”
 
對方律師拿過去看了看,“不是!這根本不是我們生産的!”本來到此爲止呢,他就鐵定敗訴了。
但對方律師接下來的舉動讓所有的人都打吃一驚。
 
對方律師緩緩的從身後摸出一個手電筒,“這才是我們生産的手電筒!”
 
這好比殺人案,你說“這把刀是兇器!”對方說,“不是!這刀上沒有我的指紋!”
接著他自己拿出一把刀,“這才是我殺人用的刀!”
 
 

沐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