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Emily Carroll

來源網址:http://emcarroll.com/comics/faceallred/01.html







如果看完之後,自己一個人有點不解的話,

下面是我目前為止看到最合理的解釋XD



這是一樁從一開始就計畫好的變態謀殺!!! 題目起「他的臉血红」是有道理的,從重口味的角度開始分析 ,假設黃頭髮的是弟弟,棕色頭髮的是哥哥。

說明開始: 弟弟是個懦弱的人,女人、外貌、財富、人緣樣樣不及哥哥,所以他妒忌到發狂。前面三張圖遠遠坐在人群外的弟弟說「這個人不是我兄弟」。

沒錯,確實不是他哥哥,因為這個人就是他自己!

本來只是機緣巧合,有一天村莊裡的牲畜被殺了,第一次可能真的是野獸幹的。弟弟卻因為這個機會開始謀畫殺死哥哥的計畫。

人殺牲畜遠比動物效率要高的多,在接下来的一個月裡,弟弟不斷殺死村莊裡的牲畜,包括哥哥的三隻羊,在此期間他同時到樹林深處挖了一個深坑方便作案。

牲畜的不斷死亡激起民憤,弟弟借機提出要去殺死野獸,但大家都知道他是個孬種,弟弟自己也知道,他在等待哥哥的一句話,愛炫耀的哥哥當然會同弟弟一起去殺死野獸。弟弟的第二步計畫成功。

弟弟迫不及待的把哥哥引到挖好的深坑邊準備了結了他。

準備動手時真正的野獸亂入,懦弱的弟弟敢殺哥哥卻不敢與野獸搏鬥,所以躲了起來。

哥哥殺死了狼(第一張红色的圖片,狼死),弟弟出來時哥哥不斷吹噓自己的功績,妒忌上腦的弟弟終於一槍斃了哥哥(第二張红色的圖片,哥死)。

在扔下坑前,弟弟剝下哥哥的臉皮以備不時之需。他撕下哥哥的一片衣服凱旋,在村莊裡他得到了夢寐的榮譽與財富(羊)。

有一張圖說「那天夜裡我擔心會有另一次襲擊...」說明了打死的狼並不一定是襲擊村莊的野獸,所以他很擔心會被識破。

平靜了三天,一切恢復如常,所謂溫飽思那啥,他早就覬覦大嫂,為了接近她弟弟打扮成哥哥的樣子 (「他的大衣完好無損」,大衣是新買的,圖中有提「上好的大衣」),戴上人皮面具出現在人們面前,並用一開始說的謊來解釋這些天的失蹤,他又一次成功了。

但弟弟始終是弟弟,他扮演著兩個人,渴望成為哥哥,同時又希望自己被承認(用哥哥的外表不斷頌讚殺死狼的弟弟),很矛盾的心理,他左右為難,不知道該做誰。

最後他瘋了。因為害怕他不斷夢到自己在挖坑埋屍。「他為什麼總不肯回頭看看我」,後面的幾幅哥哥與大嫂的親熱畫面中弟弟坐在遠處看,其實哥哥就是弟弟,而窗邊的弟弟其實是不存在的。

由於以雙重身份活着,他不堪重負,大腦混亂,開始搞不清被殺死的那個人究竟是誰。他決定回去看看。

在坑底,他看見被剝去臉皮的哥哥,血红的臉部肌肉赤裸裸地暴露在眼前,因為没有眼瞼,哥哥的眼珠瞪得大大的,直到腐爛永遠也閉不上。

再解釋一下為什麼這麼肯定是人皮面具,往上看有一幅圖說了「這個人(弟弟)擁有(了)這一切,還有我兄弟的臉,他英俊的臉。」結合題目「他的臉血红」,很容易就明白了。

至於洞裡的丁香味是因為弟弟經常去哥哥家,所以身上沾有丁香味很正常,坑是弟弟挖的,所以坑裡有丁香味也就不足為奇。哥哥卻誤以為是殺死羊的野獸身上的,他始終沒有想過弟弟會要殺自己。






沐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