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旁邊的紀錄,十兔子 這篇不知為何一直在我的部落格上人氣超高XD

也許是因為真的讓人有抖(?)到吧,

因此想起當初在找十兔子資料的時候,找到的一篇大陸小說,

據說這篇小說,才適十兔子真正的起源,

只是後來蝦子被改成了兔子,好記的童謠被流傳了下去,故事則比較少人知道了。

在此獻上這篇重又找出來的故事,希望可以讓大家的夏天清涼一下~♪

 

 

正文開始:

 

 

 

大蝦子病了,
二蝦子瞧,
三蝦子買藥,
四蝦子熬,
五蝦子死了,
六蝦子哀,
六蝦子坐在地上哭起來,
七蝦子問他為什麼哭?
六蝦子說,
五蝦子一去不回來!



一、隱形墓碑
  
這首童謠是民俗學家司馬子鑑從岳家村回城的路上聽到的。
那天,
他們的車剛經過一個山道,突然發現前面發生了滑坡,
從山上沖下的泥土和石頭把公路截斷了。
山路狹窄,掉頭回去,也不可能,看來只有堵在這裡,
等待清障的工程人員疏通了公路才能回去了。

司馬子鑑和楊樂樂在車上悶得心慌,便下了車,走到路邊透透風。
這是一條盤曲的山路。路邊有幾個五六歲的小孩正在玩耍,
他們一邊玩,嘴裡一邊唱著這首童謠。
司馬子鑑聽到這首童謠,突然來了興趣。
他想起自己正在收集各地的童謠,準備編一本童謠集,
便讓楊樂樂去車上拿來錄音筆,將童謠錄了下來。

“這真是一首奇怪的童謠,”聽著童謠,
司馬子鑑的眉頭慢慢皺起來,
他轉身問楊樂樂:“為什么生病的是大蝦子,
卻是五蝦子死了呢?這似乎不太符合邏輯啊。”
  
見司馬子鑑一臉認真,楊樂樂差點笑起來:“我小時候還唱過'小老鼠上燈檯'呢,
難道小老鼠真的會叫奶奶?這不過是小孩子們用來練習數數的童謠罷了。”

  
司馬子鑑搖了搖頭,
並不同意楊樂樂的看法:“我了解中國的文化。很多童謠看起來平淡無奇,
其實也有來歷,至少跟當地的民風民俗有一定的關係。 ”

  
司馬子鑑從幾個小孩那裡得知,
這裡距離一個叫槐樹村的村子不遠。他決定和楊樂樂去村子裡看看,
希望找到一些有趣的東西。見有客人要去村里,幾個小孩叫喊著往村里跑去。

  
車沿著山路,拐了一個彎,便看到一個村子。
這個村子有幾十戶人家,房屋全都散落在附近的山坡上。
聽說來了個外國人,許多村民都圍了過來。司馬子鑑便向他們詢問起這首童謠。

  
很快,他發現,這裡很多年輕人小時候都唱過這首童謠。
可是年齡大一些的人小時候卻沒有聽說過這首童謠,
而且也不知道這首童謠是從哪里傳來的,
只是覺得,似乎在突然之間,很多孩子都會唱了。
從時間上推算,這首童謠在本地只有三十來年曆史。
在如此封閉的村子裡,當時的孩子們是從哪裡學來的呢?

司馬子鑑打開電腦搜索,
發現其他地方並沒有關於這首童謠的記載。這首童謠像是從天上掉到槐樹村來的!

  
司馬子鑑正在琢磨。這時候,有人叫道:“村主任來了!”
司馬子鑑轉身一看,來的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漢子。
村主任得知司馬子鑑是調查民俗的專家後,非常高興,
一再邀請他們在村子裡多住幾天。這時傳來消息,
公路一時還無法修通。司馬子鑑就決定暫時留在村子裡,等路修通了再回城。

  
在村主任家吃過晚飯,村主任安排司馬子鑑和楊樂樂在兩間空房住下。
  
整理好床鋪,司馬子鑑來到楊樂樂的房間,
讓她根據錄音將童謠記錄到文檔中。楊樂樂剛輸入完,
司馬子鑑突然“啊”的一聲大叫起來!楊樂樂嚇了一跳,忙問道:“怎麼了?”
此時司馬子鑑不知道是因為驚恐還是興奮,臉色一下變得通紅。
他指著電腦上楊樂樂剛剛輸入的童謠,顫聲問道:“你看,這首童謠現在像什麼?
”楊樂樂朝屏幕看去,只見文檔上的那首童謠每句一行,居中對齊地排列著。

  
“像什麼?”楊樂樂還是不明白。
  
“墓碑!”司馬子鑑一邊用手比劃,一邊解釋,
“這裡是碑頂,這裡是碑身,這裡是墓碑的基座!”
聽司馬子鑑這麼一說,
楊樂樂果然發現屏幕上那首童謠的外形的確像一座屹立在白紙上的墓碑!

大蝦子病了,
二蝦子瞧,
三蝦子買藥,
四蝦子熬,
五蝦子死了,
六蝦子哀,
六蝦子坐在地上哭起來,
七蝦子問他為什麼哭?
六蝦子說,
五蝦子一去不回來!
 
此時,司馬子鑑眼睛一亮,又發現了什麼:“你看,在這座'墓碑'上,
最中間的部分正好是'五蝦子死了'這句,說明……”沒等司馬子鑑說完,
楊樂樂接過話道:“說明這個'墓碑'是為童謠中死去的這個'五蝦子'立的!”

  
“對!”司馬子鑑讚許地點點頭,
“墓碑的作用就是告訴別人這裡埋藏的是誰,
而這首童謠其實就是'五蝦子'的墓碑!要揭開這首童謠的秘密,
關鍵就要知道童謠裡這個死去的'五蝦子'是誰!”

  
楊樂樂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山村寂靜的夜晚突然變得有些陰森和恐怖。
楊樂樂再也不敢一個人睡了,說什麼也要司馬子鑑陪她。
司馬子鑑只好在楊樂樂的房間和衣坐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
司馬子鑑用鉛筆將童謠排列顯示出的“墓碑”外形勾畫下來,
拿去找村主任。沒想到村主任告訴他,
村里的山民死了後很少用墓碑的。他怕司馬子鑑不相信,
還找來兩個村民陪著司馬子鑑到山上找了一圈,果然沒有發現一個墓碑。

  
這讓司馬子鑑對自己昨晚的推測產生了懷疑:難道真是自己大驚小怪,
這不過是一首普通的童謠?


---------------------------------------------------------------------------


二、死就死吧
  
司馬子鑑回到村里,楊樂樂正和網友聊天。她見司馬子鑑站在身後看著自己,
立即打了個“886”下了線。司馬子鑑腦袋裡突然像一道閃電劃過,
他一把奪過電腦,飛快地敲下了一串數字。
  
楊樂樂嚇了一跳,伸過頭,
見司馬子鑑在電腦上寫下的是:5、4、5、4、5、4、10、9、4、8。
  
“這是什麼意思?”楊樂樂問道。
  
“字數,每一行的字數!”司馬子鑑指著電腦說,
“你看,這首童謠每一行的字數連起來就是這串數字!”
  
楊樂樂數了數童謠裡每一行的字數,
果然和司馬子鑑寫下的那串數字吻合。不過,她依然不明白:“可這又說明什麼呢?”
  
“諧音!”司馬子鑑因為激動,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5'就是'我','4'就是'死',這串數字連起來就是……”沒等他的話說完,
楊樂樂一下子明白了,脫口而出:“我死,我死,我死,死就死吧!”
  

楊樂樂的話音一落,屋子裡一下變得死一般寂靜。
司馬子鑑發現楊樂樂已一臉驚恐,而他也感覺一股冷汗從脊背冒了出來!
  
片刻後,司馬子鑑打破沉默,
低聲分析說:“從這句話看,童謠的作者就是這個死了的'五蝦子',
而且他知道自己會死,所以才說'死就死吧' !”
  
司馬子鑑的話提醒了楊樂樂,
她接著說道:“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們找不到死者的墓碑。
因為死者料定自己死後不會有墓碑,才編了這首童謠來給自己立一個墓碑!”
  
“對!”司馬子鑑點點頭,“他不但沒有墓碑,
說不定連墳墓也沒有。而且,他很可能已經猜到,
自己死亡的真相也會被掩埋,所以才寫下這首童謠,
告訴我們一些他不願被人知道的秘密!”
  
這首童謠裡竟隱藏著一個秘密?
楊樂樂覺得不可思議,但司馬子鑑的分析似乎也有道理。
“可是,這山里的村民,別說將一個秘密藏在童謠裡,
恐怕就連最普通的童謠,他們也編不出來吧?”楊樂樂問道。
  

司馬子鑑微微點了點頭,這也是他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他又輕聲將童謠讀了幾遍,然後望著窗外沉思。
  
不知道過了多久,司馬子鑑突然站起身來,跑出屋外,
向院子裡玩耍的幾個小孩問道:“小朋友,你們這裡的河在什麼地方?
”領頭的小孩答道:“叔叔,我們這裡沒有河。水都是從水井裡挑的。
”孩子的話剛講完,司馬子鑑立即轉身回到屋裡,
一臉興奮地說:“蝦子!蝦子!這首童謠裡的'蝦子'有問題!”
  
“什麼問題?”楊樂樂起身問道。
  
司馬子鑑端起一杯水,一飲而盡,
這才解釋道:“這裡沒有河,自然就沒有'蝦子'。
可童謠裡怎麼會出現這種大家都沒見到過的東西呢?
他們應該編老虎、編狐狸、編兔子啊,就算編狗、編貓也不會編一個'蝦子'啊!
這說明'蝦子'這個詞一定是有深意的!”
  
聽司馬子鑑這麼一說,
楊樂樂也連連點頭:“對!兒歌、童謠裡還真的沒有見過有唱蝦子的。
我就說這童謠怎麼這麼彆扭,原來問題是在這裡!”
  
“可'蝦子'是什麼意思呢?”楊樂樂想不通。

司馬子鑑似乎早已想到了,
他拿起鉛筆,在桌上的白紙上寫下了四個大字“下鄉知青”,
接著又分別在“下”字和“知”字上各畫了一個圈,
然後才說道:“'蝦子'是'下'和'知'的諧音,會不會是指'下鄉知青'呢?”
  
楊樂樂一下醒悟過來,如果這首童謠是下鄉知青寫的,
問題便迎刃而解了。知青有文化,能編出這樣的童謠不足為奇;
而童謠出現的時間是三十來年,那時也正好是知青們下鄉的年代。
而這童謠裡隱藏的秘密很可能就是關於七個知青的故事!
  
倆人覺得一下子接近了童謠的謎底。
  
司馬子鑑很快找到村主任。村主任證實,
三十多年前,村里確實來過知青,不過,
卻不是司馬子鑑猜測的七個,而是只有六個。
  
村主任的回答讓司馬子鑑有些失望,
怎麼會是六個呢?這首童謠裡說了七隻“蝦子”,
如果自己的推理是正確的,應該有七個知青才對啊!
  
村主任見司馬子鑑對自己的回答有懷疑,
便說道:“知青下鄉那會兒的生產隊長可能更了解情況,我讓他給你們說說吧。”
  
不一會兒,村主任便領來了一個六十來歲的老頭。
村主任介紹說,這就是三十年前槐樹村的生產隊長朱大江。
司馬子鑑說明自己詢問知青人數的原因後,朱大江沉思半晌,
肯定地告訴大家,村主任說得沒錯,當初本村的確就只有四男兩女,一共六個知青。
  
“這些知青現在都回城了嗎?”司馬子鑑仍然不死心。
  
“只有三個回了城。”沒等朱大江回答,村主任已經回答了。
  
司馬子鑑很奇怪:“那還有三個人呢?
”村主任扳著指頭答道:“剩下的三個人中,有兩個留在村里安了家,
還有一個……”說到這裡,村主任看了看朱大江,然後長嘆一聲,
“還有一個……叫吳建偉,他,他在知青回城以前盜竊了生產隊的物資,
跑掉了。也許是自己溜回了城,也許是跑到了別的地方,
總之再沒有他的消息。當年,老隊長還因為他的事情受了處分……”
  
“別說了!”朱大江一聲嘆息,
打斷了村主任,“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還提它幹嗎!”說罷,便悶頭抽起煙來。
  
聽說還有兩個知青留在了這裡,司馬子鑑就打算去拜訪他們。


----------------------------------------------------------------------------


三、童謠殺人
  
村主任說,留下來的兩個知青一個叫陳海,
一個叫劉東。都是因為和本村的姑娘結了婚,
便沒有回城,在這里安家住了下來。兩個人中,
陳海家在山腰,距離這裡最近,可以先去找他。
  
跟著村主任,司馬子鑑倆人很快來到了山腰的陳海家。
敲開房門,陳海的家人告訴村長,
陳海每天下午都會到前山的石崖子採草藥,估計現在也在那裡。
  
村主任帶著他們又折回去,朝前山的石崖子走去。
  
石崖子是一個幾十米高的懸崖。
到了石崖子,村主任四處一望,
卻沒見陳海的身影。他又扯著嗓子高聲叫了一陣,仍然沒有人答應。
大家正準備回去,司馬子鑑突然在草叢裡發現了一根繩索。
這根繩索的一頭綁在山崖上的一棵大樹上,一頭朝山崖下邊垂去。
  
“陳海一定是在下面!”村主任脫掉外衣,
對司馬子鑑說:“我下去看看吧!”說著,他拽了拽繩索,
重新將它係緊,然後拽著繩索往山崖下滑去。看著村主任滑了下去,
司馬子鑑有些不放心,也跟著攀下山崖。
  
司馬子鑑的腳還沒有落地,
便聽到村主任叫起來:“壞了!陳海摔著了!
”司馬子鑑往下一望,只見身體下方的崖底,
一個五十來歲的老漢正仰面躺在攀山繩下方的一塊大石頭上,村主任正扶著他大聲叫喚。
  
司馬子鑑手一鬆,趕緊滑到崖底,幾步奔了過去。
  
石頭上的老漢頭已經摔破了,血流了一大攤,
早已沒有氣了。他的雙手緊緊握成拳頭,似乎還在抓住繩子。
它的後背還背著個背簍,但已經被壓扁了,裡面的草藥倒了一地。
看上去,他是在往上爬的途中,突然摔下去的。
  
村主任哭了一陣,告訴司馬子鑑,這就是他們要找的陳海。
  
“這陳老頭,采了幾十年的草藥,竟然栽在了這石崖上。
”上到山崖後,村主任告訴司馬子鑑,自己要回去通知陳海的家屬來收屍。
他問道:“你們是自己去找劉東,還是在這裡等我去叫了人來,
再陪你們……”一聽要留在這裡,楊樂樂就跳了起來:“我們還是自己去找吧!”
  
司馬子鑑知道楊樂樂是怕這裡剛死了人,他 笑了笑,
對村主任說:“你先忙你的,不用陪我們。只要告訴我們劉東家的位置,我們自己去找他。 ”
  
村主任告訴他們,劉東沒有孩子,
妻子前幾年又患病過世了。劉東的腿腳不方便,很少出門。
村里照顧他,安排他看果林,他家就在果林旁邊。
說著,村主任往不遠處一個山頭的果嶺指了指。
司馬子鑑發現那個果嶺看上去並不遠,而且路也好走,
便記下路線,帶楊樂樂朝果嶺走去。
  
山里的路,看著近,走著遠。楊樂樂沒一會兒就叫嚷走不動了,司馬子鑑只好停下來。
  
司馬子鑑剛剛坐到路邊的石頭上,楊樂樂突然大叫起來:“著火了!果嶺著火了!”
  
司馬子鑑抬頭一看,只見遠處的果嶺果然冒起了一股濃煙,
真的著火了!他顧不上楊樂樂了,站起來就朝果嶺跑去。
  
當他氣喘吁籲地跑到果嶺時,司馬子鑑發現著火的正是果嶺上那所守林人的小屋!
劉東的腿腳不方便,說不定現在還在裡面!此時,大火已經躥上了房頂,
房梁似乎已經被燒斷,房頂上的瓦片正劈劈啪啪地往下掉。
就在這時,屋子里傳來一陣呻吟聲。“不好!劉東還在裡面!”
  
屋前有口水井,司馬子鑑兩下打起一桶水,往身上一澆,低頭便往著火的屋子裡奔去!
  
門從外面被扣上了,司馬子鑑一腳把門踹開,衝了進去。
屋子裡濃煙瀰漫,但司馬子鑑一眼就看到有個男人倒在地上,
一動不動。他不敢怠慢,連忙撲上去,忍住嗆人的濃煙,把人往背上一背,衝了出來。
  
這時候,楊樂樂已經趕上來了。司馬子鑑把人放在地上,
楊樂樂連忙用地上的破碗盛來井水,餵那男子喝下。
  
這是一個五十來歲的男子,左腿膝蓋以下被截肢了。
難道他就是劉東?只見瘸腿男子雙目緊閉,
頭髮已經被燒掉了大半,額頭滿是血,似乎是被落下的瓦片砸昏的。
  
冰涼的井水灌下去沒多久,瘸腿男子的眼睛微微睜開了一些。
看到他的嘴唇不停地哆嗦,司馬子鑑知道他要說話,就俯身上前,
問道:“火是怎麼燒起來的?”
  
瘸腿男子沒有回答,嘴唇又哆嗦了幾下,
斷斷續續地念道:“大蝦子病了,二蝦子瞧,三……三蝦子買藥,
四蝦子……熬,五蝦子死了,死了……”一首童謠念完,瘸腿男子腦袋一歪,閉上了眼睛。  

------------------------------------------------------------------------------




四、神秘婦人  

沒過多久,村主任就帶著村民拿著水桶、臉盆,叫喊著趕了過來。  

原來,屋子一起煙,村里就有人看到了。只是離這裡太遠,
趕到時,大火已經將屋子燒塌了。  

村主任證實了司馬子鑑的猜測,這個被燒死的瘸腿男子就是劉東!
可他的房子為什麼會突然著火?而且房門還從外面被扣上了,難道是有人放火嗎?  

村主任指揮村民們清理被燒毀的房屋,希望能發現些線索。  
為了避免引起恐慌,司馬子鑑沒有提到劉東臨死前念那首童謠的事。

他隱隱覺得這場大火以及陳海的死都和那首神秘的童謠有關。

他一直回憶這一天裡發生的事情。一切都太巧了,
自己正要找陳海了解童謠的情況,陳海就摔死了;
正要找劉東,劉東又死了。他們不像是死於意外,
可如果是有人要殺他們,會是誰呢?要找倆人的事情,
只有村主任知道。可村主任一直和自己在一起,沒有作案的時間。  

但司馬子鑑覺得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當年的七個知青之間一定發生過什麼事情,
而這一切都隱藏在那首神秘的童謠裡

因為村里一下子有兩個人過世,村主任臨時決定將兩個老知青的葬禮合在一起舉行,
讓人立即回村里去,把兩人的靈堂搭在村委會。
 
這邊,大家正要抬著劉東的尸體回村,
就見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女子氣喘吁吁地跑上嶺來。

那女子衣著講究,氣質高貴,一看就不是村里的人。女
女子跑到劉東的尸體跟前,抹著眼淚哭道:“劉東哥,你們兩個咋一下都走了呢……”
 
村主任顯然也不認識這個忽然冒出來的女子。
他正要詢問,旁邊一個上了年紀的婦女已經叫出來:“這不是當年的知青妹妹沈菲嗎?模樣可一點沒變啊!”那女子抹了抹眼淚,點點頭說:“三嫂,是我啊。”
 
司馬子鑒一下明白了,原來這個沈菲就是當年兩個女知青中的一個。
司馬子鑒暗自欣喜,原以為陳海和劉東的死讓自己無法了解當年的情況,
沒想到,正好來了一個沈菲。也許,她能為自己揭開童謠的秘密。
可是,回城幾十年的她怎么又會突然出現呢?
 
就在這時,沈菲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匆匆地站起來,
問道:“你們看見潘大軍了嗎?”
 
“潘、潘大軍?他也來了?”剛才那個婦女問道。
 
沈菲的表情一下變得羞澀起來,
低聲解釋道:“我和潘大軍回城后兩年就結婚了。他不是進村來了嗎?”
 
從沈菲的話里,司馬子鑒聽出?原來潘大軍也是當年的知青。
因為同在一起插過隊,回城后,沈菲就和他結成了夫妻。

這次,倆人一起出去旅游,早上經過這里時,
正好遇到前面發生了泥石流滑坡,阻斷了公路。
沈菲記得這里離自己插過隊的槐樹村不遠,就讓潘大軍去找找路,
看能不能去槐樹村看望老朋友們。可潘大軍出來好幾個鐘頭了,
卻一直不見回去。打他的手機,也沒有人接。沈菲有點擔心,
只得將車子鎖好,循著記憶往山里走。沒想到,一進村,
便聽說陳海和劉東死了,這才趕上果嶺來了。

聽大家都說沒見到潘大軍,沈菲嘀咕道:“幾十年沒有回來了,老潘該不是迷路了吧?”
 
司馬子鑒聽說沈菲的丈夫居然也是當年的知青之一,眼睛一亮,
攔住了沈菲,說:“沈女士,你別急,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沈菲雖然覺得這個外國人有些奇怪,但還是禮貌地停下來,問道:“有什么事情嗎?”
 
司馬子鑒拿出錄音筆,把錄下的童謠播放了一遍,問她是否知道這首童謠。
沈菲仔細想了想,說從來沒有聽過這首童謠,也不知道它的來歷。
不過,她也覺得這首童謠有些怪異。

司馬子鑒告訴她,這首童謠很可能是當年某個知青編的,所以想請她講講當年的事情。

---------------------------------------------------------------------------

五、陳年往事
  
村民們抬著劉東的屍體往村委會走去。
沈菲一邊跟在大家後面慢慢走,一邊回憶起三十年前的事來。

她告訴司馬子鑑,當年他們的確有六個知青在這裡插隊,
其中她的丈夫潘大軍年齡最大,陳海年齡排第二,劉東排在陳海後面,
而她和另一個女知青的年齡最小。
  
聽到這裡,司馬子鑑掏出筆記本飛快地寫下沈菲提到的幾個名字,
又盯著沈菲問道:“當年是不是有一個知青失踪了?
”司馬子鑑發現沈菲的臉上突然跳過一絲不易覺察的觸動,

她沉默了片刻才輕聲答道:“他叫吳建偉,是六個人中的老四,
只比我大一點點。”說到這裡,沈菲眼望前方,嘆了口氣,
說:“他平時人挺好的,可誰也沒料到,他竟然……”
  
“他偷了生產隊物資後就失踪了?”司馬子鑑問道。
  
沈菲點了點頭:“這麼多年,他的消息一點兒都沒有。
大家都說他一定是在逃跑的時候,摔下山崖摔死了。

加上他的父母死在了牛棚裡,沒有一個親人,
自然沒有人過問他到底去了哪裡。那年頭失踪的人也不少,誰又管得過來……”
  
司馬子鑑見她說到吳建偉時,神情越發幽怨,
就隱隱猜到了他們之間的關係。“你當時在和吳建偉談戀愛吧?”
  
沈菲被司馬子鑑的提問嚇了一跳,隨即低下頭,
默默地點了點,過了許久才輕聲說道:“吳建偉性格內向,
愛好文學,還非常照顧我……”沈菲像是自言自語,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之中。
  
沈菲的話讓司馬子鑑眼睛一亮,一下想到了什麼。
他打開筆記本上記著童謠的那頁,
分別在“大蝦子”、“五蝦子”和“六蝦子”的後面寫上“潘大軍”、“吳建偉”和“沈菲”三個名字,
又劃了兩條線,把陳海和“三蝦子”連起來,劉東和“四蝦子”連起來。
  
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楊樂樂意識到司馬子鑑已經發現了重要線索,
她輕輕拽了拽司馬子鑑,悄聲問道:“這個沈菲就是童謠裡的'六蝦子'?
他丈夫潘大軍是'大蝦子'?”
  
司馬子鑑停下來,等沈菲走遠,才肯定地點點頭,
解釋道:“潘大軍年齡最大,自然是'大蝦子'。而那個吳建偉,
就是童謠中的'五蝦子'。他出生在知識分子家庭,又愛好文學,
編這樣一首童謠應該是不成問題。更主要的是,在童謠裡,
'五蝦子'死後,只有'六蝦子'為他悲哀哭泣。

這'六蝦子'自然就是吳建偉的戀人——沈菲!”
  
“可是,沈菲不是說他們知青一共只有六個人,
而且吳建偉從年齡上不是老四嗎?怎麼會是'五蝦子'呢?
”楊樂樂雖然覺得司馬子鑑的推測有一定道理,但還是想不明白。
  
司馬子鑑的眉頭皺了皺,
答道:“為什麼童謠裡會多一個'蝦子',我也猜不透。
也許是因為吳建偉是利用自己姓氏的諧音,
用'五蝦子'暗示'姓吳的下鄉知青'。”說到這裡,

司馬子鑑的聲音提高了,“而且,我敢肯定,童謠裡第一句裡面的'病'指的是'相思病'!”

楊樂樂驚訝得半天合不攏嘴。
接著,在司馬子鑑的講述中,一個悲劇故事漸漸清晰起來。

司馬子鑑推測,當初吳建偉和沈菲悄悄談戀愛,
但潘大軍也愛上了漂亮的沈菲,害上了相思病。潘大軍要想得到沈菲,
就必須想辦法除掉吳建偉。而不知道什麼原因,陳海和劉東充當了潘大軍的幫兇,
也就是童謠裡面說的一個“買藥”,一個“熬”,最後三人毒死了吳建偉,
並且偽造成吳建偉盜竊生產隊物資後潛逃的假象。在沈菲失去吳建偉後,
潘大軍自然趁虛而入,如願以償得到了沈菲。

“如果我的猜測正確,陳海和劉東都是當年吳建偉失踪事件的幫兇,今天他們兩個的死……”
  
“是有人殺人滅口!”沒等司馬子鑑說完,
楊樂樂已脫口而出,“潘大軍的失踪和兩個人的死不可能是巧合!”
  
此時,天已漸漸暗下來了。眾人忙著在村委會搭靈堂,
沈菲則在村子里四處尋找潘大軍。村主任也叫來幾個年輕的小伙子,
打著火把一起幫忙尋找潘大軍。
  
可直到天亮,找遍了整個山村,都沒有發現潘大軍的影子。
司馬子鑑心裡越來越不安,聯想到陳海和劉東的離奇死亡,
他向村主任建議盡快報警,讓警方介入。
這樣不僅可以幫助尋找潘大軍,還可以徹底查明陳海和劉東的死因。

  
村主任雖然認為司馬子鑑的話有道理,
但他覺得現在公路上發生了滑坡,路邊又塞滿了汽車,
警察恐怕也不容易進來,因此,當務之急還是再組織村民到處找找。
  
司馬子鑑累了一夜,早已支持不住,打算先去休息了。  

---------------------------------------------------------------------------------


六、又一條命  


他正要躺下,村主任突然闖進來,
告訴司馬子鑑,他們竟忘記了一個地方還沒有去找過。

村主任說的地方是以前生產隊的倉庫,也就是三十年前,
知青吳建偉盜竊生產隊物資的那個倉庫。

因為年代太久,這個坐落在村旁的樹林裡的倉庫一直棄置,漸漸被村里人遺忘了。
剛才是老隊長朱大江提醒,村主任才想起還沒有去那裡看過。  

村主任立即帶著司馬子鑑和沈菲等人趕到老倉庫,
那是個房頂都塌了大半的破房子,一看就知道已經廢棄了許久。  

倉庫門沒有上鎖。村主任走到門前,推了推門,沒想到門竟然像是從裡面被抵住了。
村主任把身子抵在門上使勁擠,好不容易才擠開一條縫。

他正要往門裡擠,突然一樣東西擋在了他的面前。
他抬頭一看,“媽呀!”大叫一聲,跌倒在地上。  

大家跑上去,費力把門打開,這才發現,
從裡面將庫門抵住的竟是一具懸掛在門框上的屍體!

沈菲一見屍體,一聲“大軍”剛叫出口,便身子一晃,昏了過去。  

司馬子鑑知道這就是昨天失踪的潘大軍無疑,
此時,潘大軍的脖子被一根舊麻繩吊在門框上,腳下不遠處散落著幾塊紅磚,
身子早已僵硬了。看上去,他是用紅磚壘在腳下,繩子掛在門框上,上吊自殺的。  

移開屍體,司馬子鑑走進倉庫裡,見就在潘大軍上吊不遠處的牆上,
用紅磚的磚屑歪歪斜斜地寫著幾行字。司馬子鑑湊近一看,
寫的竟然就是那首奇怪的童謠:“大蝦子病了,二蝦子瞧……”
這首童謠看上去是剛剛寫上的,難道是潘大軍在上弔之前寫的?

可這首童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難道一切真如同自己猜測的那樣,
潘大軍就是當年吳建偉失踪事件的真兇,他是為了滅口殺死了陳海和劉東?

而他的自殺,是因為意識到這首童謠已經將自己的一切都暴露了,便只有一死了之?  

見接二連三出命案,村主任不敢怠慢了,趕緊打電話報警。  

因為公路未通,警察走山路來到槐樹村。  

在對潘大軍的屍體進行查看後,警察認定是窒息而死。

司馬子鑑將自己關於童謠的分析報告了警察,
警察隨即向老生產隊長朱大江了解當年的情況。

據朱大江講,當年確實聽說過潘大軍暗戀沈菲,吳建偉還為此和潘大軍起過衝突。
而且,更重要的是,當年吳建偉盜竊物資一案有很多可疑之處,
但負責守生產隊倉庫的潘大軍一口咬定就是吳建偉,
現在看來,很可能是他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陷害了吳建偉。  

警察在詢問沈菲時,也從沈菲那裡得到了一個情況。

據沈菲說,這三十年裡,曾 聽到潘大軍幾次說夢話時,說到對不起吳建偉。
等他醒過來,一問,潘大軍又閃爍其詞,不肯承認了。  

警察對劉東家的火災現場進行勘察,發現了人為縱火的痕跡。  

綜合所有情況,警察初步推斷,劉東和陳海很可能是潘大軍殺的。

他這麼做,是因為他塞車來到槐樹村,偶然發現有人在調查那首神秘的童謠。
這時,他這才意識到童謠裡的秘密。為了避免陳海和劉東這兩個幫兇說出當年的事情,
他便殺了倆人,然後畏罪自殺。  

聽著警察的推理,司馬子鑑並沒有揭開秘密的欣喜。

他覺得,警察對整個案子的推理中還有許多地方經不起推敲,但他又找不到理由反駁,
似乎現在這是最合理的解釋了。  

警察離開後,沈菲早已哭得躺到了床上,司馬子鑑便讓楊樂樂去陪她。
村主任見她無法料理潘大軍的後事,
便讓朱大江去問問沈菲是否把潘大軍的葬禮和其他兩人安排在一起。  

朱大江走進沈菲住的屋子,安慰了她一陣,又將村主任的意思告訴了她,
說自己一定會出面讓村主任把三個老知青的葬禮安排好。
沈菲正為丈夫的死心裡又痛又亂,不知道如何是好,聽老隊長這麼一說,
激動地哭道:“朱大哥,當年就你最照顧我們,我們六個知青都沒有白認你做我們的大哥。
今天也幸虧有你,才讓他們入土為安……”   

朱大江客氣了幾句,去幫忙張羅葬禮去了。  

---------------------------------------------------------------------------------

八、真相不滅  


傍晚的時候,葬禮正要開始,上午離開的警察突然又闖進村來。
村主任剛迎上去,警察就告訴他說,他們今晚是來帶一個殺人嫌疑犯回去調查的。  

“殺人的潘大軍不是已經自殺了嗎?”村主任不明白。  

“不,他也是被殺的。真正的兇手另有其人!”一直站在旁邊的司馬子鑑突然開腔。

接著,他微笑著轉向朱大江,問道:“我說得對嗎?朱隊長,朱大哥!”   

此時,朱大江臉色煞白,癱坐在地上,許久才點了點頭,
緩緩地答道:“是我,一切都是我幹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所有的村民都喧鬧起來。 

  “大家別急,請聽我說!”司馬子鑑大聲喊了一下,村民們終於安靜下來。 


司馬子鑑告訴大家,他一直覺得潘大軍的死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比如他為什麼要選擇在廢置的倉庫裡上吊?
大家找了一夜都沒有想到去那裡找,說明老倉庫很偏僻。
這個地方用來殺人棄屍很合適,但自殺就沒必要選擇這樣的地方。
如果是為了懺悔 ,他何必要殺死陳海和劉東呢?
再聯想到當自己提出要報警時,突然有人想起老倉庫這個地方,
可見這個人是怕警察來查出真相,只好讓大家趕緊找到潘大軍的屍體,
以潘大軍殺了陳海和劉東、自己畏罪自殺的假象來掩蓋一切。

而想起老倉庫的,正是老隊長朱大江!  

就憑這一點,也無法斷定朱大江是真正的兇手。

畢竟,他沒有作案的動機。可就在這時,司馬子鑑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秘密。
當朱大江去安慰沈菲時,司馬子鑑正好去找楊樂樂,
他在門外聽到沈菲稱朱大江為“朱大哥”,
還說當年的知青都認朱大江這個生產隊長為大哥,司馬子鑑一下子什麼都明白了。
原來童謠中的“大蝦子”並不是知青裡年齡最大的潘大軍,
而是所有知青的“大哥”朱大江!

這樣一來,以前覺得童謠中多了一個人的問題便解決了
朱大江是老大,
潘大軍是老二,
陳海是老三,
劉東是老四,
吳建偉是老五,
沈菲是老六,
還有一個女知青是老七!

而根據童謠透露的信息來看,是朱大江暗戀上沈菲,
而“二蝦子瞧”,是說潘大軍為朱大江出了一個主意,這個主意就是除掉吳建偉。

當然,潘大軍出這個主意的目的可能是別有用心,真實的目的是為自己打算;
再因為朱大江是生產隊長,利用權力讓陳海和劉東也做了自己的幫兇。

他們一同殺了吳建偉,然後陷害他。作為生產隊長的朱大江要做到這點,並不難。

可惜,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最後得到沈菲的卻是潘大軍!  

想到這裡,司馬子鑑終於醒悟過來:
為什麼自己在石崖子邊上陳海摔死的現場一直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當時村主任和自己滑下山崖,那個攀山繩繫在樹幹上並不緊,
而且繩頭有新鮮的被砍斷的痕跡,顯然是有人先用一根細繩繫在攀山繩上,
趁陳海正在往上爬的時候,砍斷攀山繩,讓陳海摔死,
然後再用細繩把攀山繩拉上來,重新系在樹幹上,造成陳海自己摔下去的假象。

當然,潘大軍也有可能這麼做。但現在,司馬子鑑一下想起了那根繩子的係法非常特別,
只有山里人才會這麼系,可見殺死陳海的不是已經回城三十年的潘大軍,
再加上潘大軍上吊的繩子係法也和這個係法一致,
所以斷定,殺死陳海和潘大軍的應該另有其人。  

司馬子鑑將自己的發現迅速報告警察。警察根據對另一個回城女知青的電話詢問,
證實了朱大江當年曾經想追求沈菲,卻被沈菲拒絕的事情。  

這樣,所有事情全都清楚了,是朱大江偷聽了司馬子鑑對童謠的分析,
意識到當年的罪行很可能暴露,便先下手為強,殺了陳海和劉東。

沒想到這時潘大軍又找了來,他一定也聽到了這首童謠,發現了問題,
找朱大江到老倉庫商量怎麼辦。朱大江也許是為了殺人滅口,
也許是知道潘大軍娶了沈菲,惱羞成怒了。  

聽完司馬子鑑的分析,朱大江顫巍巍地站起來,主動向警察伸出了雙手。等戴上了手銬,
他才回頭對司馬子鑑說:“潘大軍是死有餘辜,所有的壞主意都是他出的。

實際上,他也想佔有沈菲,我被他利用了。”說完,他朝警車走去。  

司馬子鑑緊追幾步,大聲問道:“可是吳建偉為什麼明知道自己會被你們害死,
卻既不逃,又不向上級報告呢?”   

朱大江回過頭來,想了許久,
答道:“當時,我們幾個也感覺到他似乎覺察到什麼了。
我倒是希望他能夠一走了之,免得我們再動手,
可他竟一點兒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有時也見他去過幾次公社,
但他並沒有向公社舉報。直到最後的那天晚上,
他幾乎是主動喝下了我們準備好的毒藥!這麼多年,
我也一直想不明白他這麼做的原因。”   

“我知道!”在旁邊一直聽著的沈菲突然臉色大變。

三十年前,就是在吳建偉出事後沒幾天,她意外地收到了回城的通知,
使她成為最早離開槐樹村的知青。在縣里辦手續時,
一個工作人員在看她填表格時,曾低聲嘀咕,
說這個回城名額是一個患了肝癌的小伙子爭取的,
怎麼回去的是一個女孩?當時自己並未在意,
現在想來,一定是吳建偉為自己爭取來的。  

司馬子鑑也恍然大悟,嘆道:“是啊,吳建偉不離開,
是因為他要用自己最後的生命保護你,並把你送出這個充滿險惡的地方。”  

滿眼淚水的沈菲彷彿回到了三十年前:
那時,吳建偉在知道有人要加害自己的情況下,忍著病痛,為她能回城不停奔波。
夜深人靜的時候,他還噙著眼淚編了一首童謠,悄悄地教給了村子裡的小孩,
希望有一天沈菲能夠看到這座隱形的墓碑……   

司馬子鑑等人離開槐樹村的時候,公路已經修通了。
據修路的人說,從山上滑下的泥石裡,竟發現了一具骸骨。
而發生滑坡的地方,正是當年朱大江等人掩埋吳建偉屍體的山坡……

  
 
END
  

沐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