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蠻溫暖的,有點洋蔥。
 


來源:PTT飄版

 


 

 

讓我先說,我有一個破碎的家庭。爸爸是酒鬼,媽媽也是酒鬼。也許因為這樣所以我滴酒
不沾吧。抱歉有點離題了。

我想你們大概都知道這個故事的走向了。爸爸喝醉後,歸咎所有的問題給媽媽跟我。當他
做著有暴力傾向的酒鬼會做的事時,媽媽常常將我鎖在我房間裡。我媽媽的尖叫聲與我的
淚水天天伴著我入眠。

然後我媽媽也開始酗酒,試著,麻痺這一切。一開始我爸一直打她,留著我在房間哭泣。
我想他後來感到有點無趣。在我五歲生日後過了三天,他第一次進來我的房間。他之前不
曾如此做過,因為我媽都會阻止他。當晚他就打斷我的鼻子。在醫院時我跟醫生說我從樓
梯上跌下來,他似乎也相信我的說詞。

從那天之後就變成一種常態。星期一爸爸都會工作到很晚,我們可以休息。
星期二跟星期四晚上他都會去酒吧,待到我們早已沈睡。星期三往往是最糟的。星期五一
般是言語攻擊,及掌摑。週末他常常都是喝到茫,睡到隔天下午四點。但是每個星期三,
他都會來我房間,做他常做的事。如果我試圖擋在我房門前,皮帶會被拿來伺候我一陣。
如果我哭,我會隨著每一滴眼淚被掌摑一次。但如果我乖乖的給他抓住我的頭髮,給他對
著我的下顎賞拳頭。我隔天去學校也不用編故事。我是個愛玩的孩子。沒有人覺得我受傷
的手或臉上的瘀青有何異常。

有兩年間我曾想過,爸爸哪一天也許會不小心出手太重,我就會變成天使了。
我怕死。某一個星期三的晚上,我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站在角落。

起初,我以為他是個女人。他看起來穿著一身黑色連身裙,後來發現是長袍。是一件披風
,後來我才學到這個名詞。我從電視跟書本上看過死神,所以我知道他應該就是死神。

但我不能哭,我爸會進來我房間。我會被他拿著皮帶痛打,死神可能會帶著我走。雖然我
當時的生活很痛苦,但我還是想活下去。

當晚我睡在地上。月光從窗戶照射在我的腳。死神就這樣站在最陰暗的角落。站在門後。

之後他每一個糟糕的夜晚都會出現。每一個星期三。偶爾會是星期五,當我爸心情不好時
。每一次他都離我越來越近。兩個月後,他坐在我的玩具箱上,背靠著牆。

「你為什麼在這裡?」有一晚我問他。
他盯著我看,屈膝抱著他的小腿。他看起來很無聊。

「來看。」他說。我吞了一口口水。我在電視上聽過死神的聲音。但他實際上的聲音很複
雜。是一個夾雜著強壯、有自信的男人聲,一個帶著母愛的聲調,一個瘋狂的人的笑聲,
跟一個小孩的嘻笑聲。他的聲音讓我感到不安卻也安撫著我。

「來看什麼?」我問。他只是看著我。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我以為會看到無神的雙洞
。取而代之的是一雙藍色的眼球。

「來看著你這個孩子。」他回應。我有點不滿,問他為什麼沒有阻止我父親。

「這裡沒有我干涉的餘地。」我問他那是什麼意思。他跟我說他沒辦法阻止我爸爸。他只
是在那邊等著引導我,如果我的惡夢成真的話。

那晚後,死神對我來說比我的親爸爸還像爸爸。隔了一週,他帶給我一本書,裡頭有各種
語言寫成的童話故事,包含著黑暗及光明的主題。他用著我祖母的聲音說著故事。她在我
四歲時過世了。當我年紀大了一點時,他就沒有再繼續唸故事給我聽了。我們常常聊到黎
明。我問他死後的世界是如何,是怎麼運作的,他通常也沒給我具體的答案,只說有一天
你會明白的。他常常在夜裡安撫著我,直到白天。他跟我說話時,我永遠都不會感到厭煩


日子照常過。當我十二歲時,我的醫生已經第三次幫我治理好斷掉的鼻樑。他開始問我一
些問題。三個星期後我被帶去了一間孤兒院。像好萊塢似的情節,我的家庭醫生認養了我
。他從醫院裡的同事得知我的狀況。他跟太太已經想要有小孩很久了,卻一直無法如願。

從此我過著愉快的日子。但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小時候發生的事。我跟隨著我的養父,成為
一名醫師。我在太平間工作。與死神相處多年後讓我在這份工作上得心應手。

我的養母在一場意外中過世。我的心碎了。我在她的腳趾放上標籤。我必須請假一整個星
期。死神在那天出現了。他站在我倉庫的角落,當我關上抽屜時現身。握著他手骨的是一
個有綠色眼睛、巧克力色頭髮的小女孩。我看過我養母的家庭照片,那是她沒錯。是她七
歲時的樣子。我心好痛,但我像死神點頭致意,我知道他會好好照顧她的。

在我有生之年,我已經見過四位父母的屍體。一個是酒駕的父親,開車撞入一家店面。當
他們帶著他冰冷的屍體,我走出太平間,因為我可能會向他吐口水。他的太太因為悲慟大
量酗酒,一年後過世了。我感到憐惜的把她的遺體放入冷凍櫃。他傷了她的靈魂,痛
苦地死去。我生母及養母的靈魂都是以一樣的方式被帶出太平間。但我還記得死神拖著我
生父的靈魂在地上走,脖子上戴著一個炙熱的金屬項圈,他不停的尖叫著。

我的養父。那個救了我一命的男人。四年前過世了。他在睡眠中靜靜地離去。我自願將他
的遺體放入冰櫃中。死神也到了,牽著一名有著深色頭髮及藍色眼睛的男孩走出去。

你可能在想,為什麼我在寫這個故事。老實跟你說,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也許我想跟人
們說不要害怕死神,他很溫文儒雅,只是有個爛差事。而他也救了我的命。

他賜給了我一個不同的人生。我結婚了,養大了三個小孩,二女一男,看起來就像他們的
媽媽。我有九名孫子女,兩名曾孫,第三個快要出生了。在去年因為心臟病,我失去了我
的太太。我想到她仍然很難過,但我知道她不怕死神。她知道我現在正在跟你說的故事。
她在睡夢中牽著我的手,離開這世界。

當我準備寫最終的感言時,我望向窗外。有一名穿著披風的男人站在雪中,我邀請他進來
。當你活到我這歲數,你會學到如何妥善的接待客人。

他現在站在角落,跟我剛認識他時一樣有耐性。當我打完這篇故事,我會關掉我的筆電,
將他帶著隨行的小女孩放在我腿上,閉上雙眼。我太太會閉上她美麗的湛藍雙眼,深紅色
的頭髮靠在我下巴。我會深深吸一口氣,緩緩睡著。當我醒來時,我會再次見到我的家人
。我會再次看到我的養父母。希望我也會看到我養過的四隻狗。

「莫迪默。」(Mortimer),死神站在角落呼喚著我的名字。我加快打字的速度,想在最後
加一句話:

別害怕死神。
畢竟,人才是真正的怪物。




 

 

 

沐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